碧落月隐_月言

铃铛铃铛铃铃铃~

【闲聊杂记】从死里爬出来的我们

千和安:



题目似乎有点吓人,以至于会让人下意识地以为这大概是什么比喻之类的吧,但实际上并不是的,题目就是字面意思。

从死里爬出来的我们,一群气场奇妙的、相合的、并且不可思议地——都认真考虑过自杀,或是实践过自杀的人,时间最短一年,最长十余年,曾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中的我们。

今天回初中看了曾经在中学里最喜欢的人,其实该说是我的语文老师,但我们的关系一开始就不是学生和老师,那更像两个灵魂第一次见面,就看到了对方的锐利和锋芒,却不由自主被吸引了,无话不谈。

两个同样不合群也不愿意合群,自由自在的人。

所谓气场就是这样一回事。

失联多年后联系上,我问她什么时候有空,我去看她。

“是你的话随时有空。”
“最近吗?”
“如便速来。”
“那我看看明天的高铁票啊。”

就这么简单,今天回去看她。她仍然像过去一样,核儿没变,还是那样锐利锋利,却又细腻感性得惊人,大人,小孩子,她都是,是可爱的人。

聊起了为什么我失联那么久,我说我烂到了一个地步,那时候很糟糕,和所有人失联,谁也不愿意见,因为那时候一度想要死来着,不过后来我把自己救回来了。

“哎呀。”她说,“你知不知道我留长发的时候,一直想死,那时候是巅峰,持续了十年多吧。”
她教我的时候正是长发。
“那你还想死吗?”
“不想了呀,走出来了就不想了。”
“诶呀我也是,爬出来了就再也不想了,而且想通了很多事,变得无所畏惧。”
“那是,从死里爬出来的人,还会怕什么。”

她喜欢的一群孩子,包括我,还有几个,居然无一例外的——都从死里爬过一遭。我惊讶这种事情都可以人以群分,她哈哈笑着说这就是一样的人一样的坎儿一样的过。

我并不吝啬告诉你们,我曾经在“死”里徘徊许久,甚至差一点就选择了它的诱惑——绝非到处嚷嚷我要死了,也非求助于人,而是外表与往常无异,一切一如既往,而心里静静地腐烂着,想着,死吧,死吧,你这个废物,你这个垃圾。

如果能和人倾诉说我想自杀,多半不会选择死亡,所有的消亡都是一言不发的,静静的,猝不及防,令人意外。

那段时间,我的睡眠打了极大折扣,精神枯竭到极点,常常出现幻觉,觉得我被绑在十字架上,而金色的箭刺穿我的心脏,我在审判自己,我觉得我罪恶,我应当消失。

逃避到了极限,就是死了。

我怕死,不想死,贪恋生,又因为生痛苦着,可我外在又维持着一如既往,开开玩笑,乐观向上,似乎对什么都满不在乎。

他们真的不知道,我随时可能跨过那条线,用死亡惩罚自己,伤害所有爱我的人。

万幸我终于下了决心救自己。

“你要想活着,首先要认清你是什么人,你要不要做自己,老天给你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命题。”她说。
“是的呀,我选了做自己,怎么都要做自己。”
“接受自己的不堪和不完美,然后就能活下去了。”
“对,亲口说出来。”

我那时候和家人打了电话,万般艰难地、从牙齿往外蹦字,一字一句地承认我的无所事事、虚度光阴,我的糟糕、逃避、软弱……以及,我还想改变,我想救自己,我不能再眼睁睁看着自己落下去了。

“我还来得及吗?”
“只要开始努力,什么时候都不算晚。”
“只改变一点点也可以吗?”
“一点点也比没有强得多。”
“……好,那我要一点点一点点地努力了。”

——一点点一点点地爬起来啊,爬起来啊!你这个废物、垃圾!你还趴在死里做什么!给我起来!!!

深渊和黑暗像一张长大了的嘴巴,等着吃掉我,看着我拼命挣扎,它一直嘲笑我。

可我决定了要活,那就不会认输。

我要做一件事,定一个目标,为此努力,为此认真,为此忙碌,不再花时间思考虚无,用各种各样的书本知识填满我的脑袋。

——不要再寻求任何人的认可了,不要再求助其他人拉你一把了,没人救得了你了,不想死了烂掉就给我自己爬起来!!!

花了一年的时间。

每天早起去图书馆看书,复习,分享复习进度,和家里人打电话报备复习心得,晚上运动,跑步,早早睡觉,按时上课,积极作业,所有的空闲时间拿来学习学习与学习,仿佛我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。

求生的愿望是如此强烈,人也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强韧,从内而外爆发的求生欲和生机令我自己都感到惊讶。

一年后,我总算越过及格线救回了自己。说来简单是吧,做起来很难,光是承认自己就很难了。我渐渐走出了那段阴影,直到我可以坦然面对。

坦然到什么地步?到我和我妈妈都能以此作为反面教材教育我妹妹,大学不要迷失自我丧失目标。

“哎,我看了你朋友圈之前一张照片,看到我就后悔,那时候我如果没劝你回去,你留在我身边,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。”
“哪张?”
“这个,看到你的脸我就知道,你过得不好,脸不会骗人。”
“那现在我的脸呢?”
“好多了呀,快快乐乐的。”
“那不就好了吗。谁说的来着,去掉过去任何一个瞬间,我都不是现在的我了。”
“但也许你的坎儿不会过得那么艰难。”
“不从死里爬起来,我现在也不会这样。”
“也是。”她终于笑了,“我决定不后悔了!”
“哈哈哈!”



“有空我去看你啊,你招待我请我吃好吃的!”
“随时来呀!”

评论

热度(1111)

  1. uni_浅沐千和安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