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落月隐_月言

铃铛铃铛铃铃铃~

《剑与鞘——P大作品人物浅析》

Crazy:

    严格来说这篇算是之前那篇《求不得》的姐妹篇(《求不得》地址),两篇都是我看完《残次品》后有所感而产生的,《求不得》说的是反派们,而这篇主要是分析主角们,或者更大范围一点,P大作品里的人物们。


    P大的书我并没有看完全部,所以我这篇是基于我看过的作品们进行归纳,不保证能套用于P大的所有作品。


    写的很零碎,只是记录一些自己的想法。




    刚开始看P大的作品,我注意到她是一个口味和我极其接近的作者,喜欢年下、强强,受的攻气爆表,攻的宠溺无边——也正因为口味接近,所以她的每一篇我都很受用。


    但几篇之后,我发现纵使是不同的作品背景、年代,不同的人物性格,有些相近的地方或可以称之为共性的地方,悄悄地联系起来了。




    主角里,一方若是小时候被人温柔以待,接受过人情温暖和正统的教育引导,那么不管是看起来潇洒不羁、冷若冰霜还是流氓轻佻,总是会有一颗正直的忠心,能守着正道。而这方人物一般是年长一点的一方,带着些宠溺的暖意,心里怀着天下蓝图——《杀破狼》的顾昀,《默读》的骆闻舟,《残次品》的林静恒,《镇魂》的赵云澜/昆仑,《七爷》的景七。


    而主角的另一方,要么童年时曾经历过最非人的折磨,要么就是后来经历足以让整个人破碎重组的剧痛而被迫成长。他们一般是年纪较小的一方,因黑暗的经历而在人格里带着些深沉的色调,亦正亦邪,被另一方引导着长大的过程中获取了温暖和救赎;跟天下相比,更在乎眼前的那个人——《杀破狼》的长庚,《默读》的费渡,《残次品》的陆必行,《镇魂》的沈巍/小鬼王,《七爷》的乌溪。




    后者自身能力极强,因为性格中的黑暗面就像一把锋锐无比的剑,是利器也是凶器;而前者,就是封印住这把剑的剑鞘,以自身的包容轻轻地裹住这把利剑,让它不至于伤了这个世界。




    《杀破狼》里,顾昀心怀天下,粉身碎骨也要换得四境太平海清河晏。而长庚自幼流落边疆,在秀娘虐待中长大,性子里天性带着些阴狠,人生里唯一的温暖是来自顾昀。李氏皇家对他来说,是不负责任的父亲,是强抢他母亲、破坏母族的一方,是在逼顾昀雪地长跪的一方,是在局面平稳之后卸磨杀驴、鸟尽弓藏的一方。他对这个皇家没有半分好感,天生就是个掀翻棋盘的革命者,所以他做起篡位的事情最为顺理成章。他在整本书里殚精竭虑做的所有事情,只不过为了实现顾昀的心愿,平定天下,再以手中的权势保顾昀一个安稳的人生。


    如果不是刚好方钦党发起逼宫杀了李丰,本来长庚也打算对着李丰和太子举起屠刀的。






    《默读》里,骆闻舟是个典型的刑警,中国队长,一身正气。费渡从小生活在一个畸形的家庭中,母亲被父亲虐待致自杀,父亲尝试把他心中每一点温暖和爱意都抹杀掉,训练成一个冷血的机器人,让他亲手掐死小动物甚至掐住母亲的咽喉。费渡可以说是P大的人物中黑暗属性最浓的一个,也是自毁倾向最大的一个。他筹谋多年把所有黑暗里的怪物一网打尽,但他也视自己为其中一只怪物,如果不是骆闻舟的出现,他原本的计划中,自己也是要跟其他怪物一起葬身一处的。






    《残次品》的林静恒是个星际版的顾昀,比顾昀更冰冷一点,一样的毒舌,一样的忠心。而陆必行看起来是所有人物里最为阳光灿烂的一个,开朗讨喜,从小被独眼鹰宠得没大没小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害怕,带着几份近乎幼稚的天真。可这一切只是前半段作为“陆老师”的陆必行。林静恒的战舰在七八星系被击毁之后,陆必行一个人留在封闭了的第八星系里,肩上扛着第八星系,用桌子上的七道划痕抑制着自己的疯狂。看起来也是比较正面的人物,但有几段话要注意:


    一段是爱德华总长问你想把第八星系变成什么样,一个全民皆兵的超级要塞吗。




    爱德华总长:“你知不知道这东西的危险性?如果……”


  “如果我死了,我的义务也到此为止。”陆必行平静地说,“但只要我活着一天,我就绝不能再陷入任人宰割的境地。”


  我会自己撕开这个孤岛通往外界的路,打碎他们粉饰的太平,让那些人都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
  老总长:“你听听你自己的话,不觉得矛盾吗?你打算用这种想法去打开一个时代?一个大航海时代?”


  “不矛盾,”陆必行目光一垂,“什么新时代?那都是哄孩子玩的。”






    不到三百年,联盟就被伊甸园死死地困住了,一开始就走错了路,终于积重难返,管委会一手遮天,军委式微、兔死狗烹,伍尔夫以老迈之身,拖着千疮百孔的自由宣言,决定下一剂猛药——引来星际海盗,从根本上彻底摧毁伊甸园,颠覆了整个联盟,重新抓住联盟中央的权力。


  可是乱世之中,妖邪频出。


    …………


  “我不评价,”陆必行沉默了很久,“易地而处,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,毕竟……”


  毕竟……他的林静恒还是回来了。




    换句话说说,如果林静恒真的死于七八星系,陆必行这几年积极扩充军备,若干年后再次打通第八星系往外界的大门,那么联盟将面临的是他发起的血与火的报复。


    哪怕没有伍尔夫和林静姝,也会有其他人来给这个世界的生灵涂炭。






    《镇魂》的沈巍原本就是产生于大不敬之地的小鬼王,吞噬万鬼而活,就因为“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”,好好的鬼王硬生生把自己掰成了昆仑口中那个温和如玉的君子,还给自己锁上了万年的枷锁看守大封。而赵云澜/昆仑,是一个为了守护世界,可以献身的人。






    《七爷》的乌溪是一个和沈巍很像的人,他的黑暗属性一部分是天生的,骨子里就有一种阴狠偏激。他是南疆的质子,身份决定立场,景七的保家卫国大义对他来说天然是不存在的。对他来说要守着的只是景北渊,而大庆的内忧外患他根本不会多看一样。所以景七才会把他送走。而景七呢?纵然重生一回,处心积虑要离开赫连翊,但也在外敌进犯的时候选择留下来抵御,说得出“景北渊生是大庆的人,死是大庆的鬼。”






    如果失去了剑鞘,这把利剑会怎样?




    若李丰当时真的对顾昀下手杀了顾昀,长庚毫无疑问会让李氏江山为顾昀陪葬。


    若骆闻舟和顾钊一样死于政权阴谋,费渡绝对是下一个范思远,他本就具备黑暗中帝王的潜力。


    若林静恒没有回来,陆必行可能会带着军队杀出第八星系,让那些人付出代价。


    若赵云澜/昆仑君魂飞魄散,沈巍绝对毫不犹豫的舍弃大封,天下之乱从此与他无关。


    若景北渊真的死于大庆,进犯大庆的外敌恐怕也会有南疆的一份子。




    或者不需要如果,有一个现成的例子——林静姝。林静姝可以说是林静恒镜子里的另一面,只是林静恒幼年有陆信庇护,陆信死后有他追念。后来有陆必行陪伴,有一个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人。


    而林静姝呢,她不幸抽到了一个坏签,被管委会或者说被她妈妈劳拉选择,推上一个满是荆棘之路。


    她母亲劳拉,为了吸引管委会的视线,把她抛出去当诱饵。劳拉给刚出生的林静姝注射了半永久舒缓剂,有很大概率会对神经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。


    她在管委会寄人篱下,仰人鼻息,被强迫服用过无数非法禁药。“几十年,我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,他们致力于把我训练成一条听话的狗,我用过的非法禁药大概比你这个一直跟海盗打交道的人见过的还多。”


    她期待伍尔夫把她救出来,可是伍尔夫并没有;她期待哈登博士把她救出来,可是哈登博士也没有。


    因为他们“需要一条亲生的毒蛇,咬进管委会的根系里”。


    她期待双胞胎哥哥林静恒来救她,可是林静恒一辈子都在妹妹的生命里迟到。




    终于,她谁也不期待了。


    她说,我不再求你了。


    她说,我就是人性。




    她垂下头,静静地长成一束被毒液浇灌而成的夜皇后,成为虫族型社会顶端的蚁后。




    那些利剑们,每一个人,如果失去了剑鞘,都有可能成为另一个林静姝,从主角直接变成反派大boss。


    我觉得这正是P大角色的动人之处,踩在善恶分界线的那一点,被另一个人羁绊着。P大的笔下并不是样板戏一样端正的人物,而是更加复杂的、有着善恶难辨的人性,而最难能可贵的也就是这一点。


    这些共性,我不认为是P大的套路。相反,我认为是她心底深处世界观的投射。




    在她的书里,最让我动心的一句话,就是:


    而那乌尔骨的尽头,有一个顾昀。




P.S.:


1,P大的人物里,我觉得最特别的一对就是《天涯客》的温周。温客行和周子舒两人虽然也带着黑暗的色彩,但没有谁需要谁来救赎,没有人需要谁来指引。他们两人相遇时就是势均力敌的成年人的模式,在一起只是因为想在一起,连每次谁在上面这种事都要打一架(或哭一场?)来决定。完全就是两只大跳蚤。


所以这也是我觉得最欢乐的一对CP。




2,有没有人发现,剑鞘这两个物品与攻受放在一起看,有一种特别的……象形感?


另外,剑组一水儿的攻,鞘组一水儿的受——除了默读的那两位。费渡混入攻组也就算了,骆队你混入受组……没问题么?



评论

热度(1257)